赛车

虚掩空间

2019-09-13 05:14:46来源:励志吧0次阅读

在S中的实验楼里,总是时刻充满着钢琴声,人们不知道这琴声从哪儿传出,人们也似乎并不在意它的来处;实验楼有那么一间,是存放资料的地方,几乎很少有人来,但这室内的灯却在不经意间亮了,不经意间又灭了。开始还有人奇怪,但随着此楼的荒废,人的远离,这似乎也不是什么怪事了。
上一届的高三学生离校毕业了,下一届的高一新生来到这所学校报到。报到那天真是人山人海,报到处就安排在实验楼的一楼。曹梦怡拿到班级号兴奋不已,她迫不及待的想去认识一下她的新同学。
“梦怡!”听见一声叫,梦怡回过头,发现是初中好友赵云婷。对啊,听说她也考上了这所学校。
“你在几班?”梦怡焦急的问。这句话似乎也成为了所有刚见面同学的套话。
“和你一班!”云婷尖叫道。
“真的!”梦怡跳了起来,“我们快去看看吧!”在S中的实验楼里,总是时刻充满着钢琴声,人们不知道这琴声从哪儿传出,人们也似乎并不在意它的来处;实验楼有那么一间,是存放资料的地方,几乎很少有人来,但这室内的灯却在不经意间亮了,不经意间又灭了。开始还有人奇怪,但随着此楼的荒废,人的远离,这似乎也不是什么怪事了。
上一届的高三学生离校毕业了,下一届的高一新生来到这所学校报到。报到那天真是人山人海,报到处就安排在实验楼的一楼。曹梦怡拿到班级号兴奋不已,她迫不及待的想去认识一下她的新同学。
“梦怡!”听见一声叫,梦怡回过头,发现是初中好友赵云婷。对啊,听说她也考上了这所学校。
“你在几班?”梦怡焦急的问。这句话似乎也成为了所有刚见面同学的套话。
“和你一班!”云婷尖叫道。
“真的!”梦怡跳了起来,“我们快去看看吧!”
“不急,我刚从那回来,同学们都还没去呢。我们先在这里逛逛吧!”云婷说罢拉走了梦怡。
“轰---”一个雷划过天空,楼道瞬间暗了下来。
“唉,这几天没有一天是晴天。”云婷说,“听说这楼经常死一些鸡鸭鹅的。”
“是吗,人买了吃了吧。”二人不只不觉到了二楼。
“人有那么大的胃口吗,还真会生活。”云婷打趣道。
“你听见钢琴声了吗?”梦怡停下来问。
“听到了,怎么了?”
“这让我想起......”梦怡顿了顿说,“所有的鬼故事好象都以此为为背景开始的。”
“啊!你别说了,真讨厌。”云婷似乎被吓到了,捂住耳朵跑下楼去。
梦怡看到她胆小的样子,笑了起来,也跟着下楼了。走到台阶处,她下意识的回过头去。走道一直延伸到黑暗处,物体都安静的摆在那里。她不禁打了个寒战,匆匆下楼了,或许她也被自己吓到了。
出了楼,追上云婷,梦怡向三楼望去。里面暗了起来。或许有人把灯关了。但梦怡不记得刚才那里开没开灯。

时间漫漫流逝,转眼她们便到了高二。梦怡对那里得了解也只通过云婷给她讲的那些传说得知,也不只是真是假,不过的确有点悬。
元旦晚会就要举行了,云婷忙里忙外了几天,一个人被冷落的滋味可不好受。那天晚上,云婷把梦怡叫了出来,想好好的补偿她一下。于是二人便在校园里逛了起来。
“我们去那间神密屋看看吧。”神秘屋是代号,也就是那间储藏室。
“去那里干吗!”云婷有些胆小。
“看看嘛,你说它那么悬,我们去验证一下。”说罢梦怡就拉云婷向那里跑去。
“里面会不会有人啊。”梦怡看见灯亮着问。
“不会的,今天元旦老师应该都回家了。”梦怡说,“要不你在这里等我,我进去。”
“不,与其让我待在这里,还不如我进去呢,你留在这里等我。”
“但是,你......”还没等梦怡说完,云婷便早已进去。说真的,站在这漆黑的楼道里,的确感觉到阴气森森。
等了很久,云婷也没出来,梦怡有些不安。鼓了鼓勇气,梦怡推开了门。可是屋内一个人也没有,诺大的房间只有几张桌子,上面已经布满了灰尘。正对着门口,放了一面,奇怪的是,镜面却一尘不染。
“你在找什么。”一个沉重的声音从梦怡身后传来。梦怡吓了一跳,转身发现原来是看楼人。黑暗把他的脸弄的模糊不清了。他的衣服又脏又破,鞋上还沾满了泥巴。
“我......我朋友散了。”梦怡被吓的语无伦次了。
“这里没有其他的人了,你快走吧。”
“啊!”梦怡虽有些不解,但面前的人太可怕了,她也不敢多说,转身匆匆离去。来到楼下,在一角处发现云婷悠闲的站在那里,似乎什么事也没发生过。
“梦怡,我在这等你很久了。”云婷看到梦怡,跑了过去。
“你什么时候出来的?”梦怡惊讶道。
“你还说呢,我出来没见你,我又不感在那里站着,所以就下楼了。”
“可是......”看云婷的表情不像假的,但梦怡的确没离开过那里。
“好啦!我们快回去吧。”云婷不听梦怡说完,就拉梦怡回班级了。
高三那年,班上来了一名男生,叫林飞羽,挺帅气的。惹来不少女生的眼光,当然云婷也不例外。不过最终还是云婷本领大,不出几天,便和飞羽成为了好友。说真的,梦怡对飞羽一点好感都没有,但迫于自己是云婷的好友,不便与飞羽发生正面冲突。
一次偶然的机会,梦怡听到飞羽询问云婷一些关于神秘屋的事。于是开始怀疑飞羽同云婷结交的真正原因。
一天早上,梦怡来的特别的早,发现只有飞羽自己一人在班级中。
“喂,我想和你谈谈。”梦怡面无表情的对飞羽说。
“但是我不想和你谈,我正在享受安静的氛围。”飞羽倒实话实说。
“你......”梦怡还从来没有遇到过这么狂妄的家伙。
“生气了,真没办法,今晚我在会议室等你。”飞羽站起来俯下身,对梦怡耳语道:“不来你就死定了。”说罢走出教室。
“喂......”会议室啊!不是一般人进得了的,就算梦怡想她也做不到啊!“这个人是不是有病啊!”梦怡想,
“放心,谁不去谁是小狗。”飞羽好象知道梦怡的心思,走到门口,转身说道。
这所学校唯一一点让梦怡留恋的就是晚上是统一的晚自习时间。这个时候也是学生最放肆之时。学校的要求是这样的:在班级要安静的上自习,不许吵闹。而学生们的理解是:要吵闹出去吵闹,别在班级里。
梦怡看见飞羽不在班里,猜想他可能已经去了,又看了看云婷的座位,空的,这才放心离开教室。
因为上晚自习的原因,晚上往往只有几个值班老师在,所以办公楼都是漆黑一片。从窗外望去,恰巧能看到实验楼在对面立着。楼中只有一楼的守卫室亮着灯。梦怡想到了那个奇怪的老头。梦怡又抬头看了看三楼,她想看看那间神秘屋有什么动静,不过很可惜,她什么也看不见。
“喂,干什么的。”当梦怡正慢慢向会议室逼近时,一个凶老头叫住了她,不停的用手电上下打量着她。
“我......我,那老师让我来取试卷。”还好梦怡反映快,借者光亮,仿佛看到了一间办公室。于是拿起自己的钥匙装模作样了起来。
“怎么那么晚了还要取试卷啊!楼道那么黑,我给你照着吧。”老头变了口气,说着向梦怡走去。
“你真是个热心的人啊。”梦怡尴尬地说。
梦怡想还好我的钥匙多,可以拖延点时间让我想对策。于是她把明知对不上空的钥匙也往里塞。
“嗳呦,那么多啊,你们老师怎么也不告诉你是哪个啊!”老头搔搔头。
“就是就是,要不你先忙着。”梦怡笑了笑说。
“我有什么忙的,没事的。”听完他说的这几话,梦怡哭的心都有了。
“好了好了,就是它了。”当老头看见所有的钥匙都试过之后,长吁一口气说。
“是啊,是啊。”梦怡这时也不只如何是好。
正在梦怡绝望的时候,突然有一个声音传来:“曹梦怡,你怎么这么笨手笨脚的啊!算了,明天再取吧。”
这个声音怎么那么熟啊,林--飞--羽。梦怡也机灵接道:“知道了,林老师。”然后匆匆向飞羽那边走去。只剩下老头丈二的和尚,摸不着头脑。
“干吗,你吓到了。”走出办公楼,飞羽看见梦怡上气不接下气的问。
梦怡平复了一下,忿忿地说:“你说呢,我奇怪我怎么和你这个神经病一起疯啊!”
飞羽笑了笑,一耸肩,一撇嘴说:“走吧1”
“去哪儿?”
“会--议--室”
“林飞羽。”梦怡非常冷静地说:“你自己疯去吧,我很忙。”
“是这样啊,你忙的话,我只好找赵云婷 了。”飞羽无赖地说。
梦怡本来趾高气昂的走了一段,但听他说了这句,又垂头丧气地走了回来。“怎么进啊!”
“对吗,这样才乖啊,你要一直这么温柔,我就不用威胁你了。”飞羽得逞了,轻轻拍了拍梦怡的头,又向办公楼走去。梦怡看到他的背影,真想杀了他。
“喂,他们都在,怎么进去。”二人回到楼里,看到值班老师在那打牌问。
“就这样堂堂正正的走进去。”说着,飞羽拉着她的手走了进去。梦怡的脸都绿了,她分明看到一个老师正盯着她,却什么也没说。
“看,多简单。”飞羽头一仰说。
“不对,刚才明明......”梦怡不解。
“嘘---”飞羽食指放在唇边,示意她不要说话。或许他眼神不好吧,梦怡想。
“喂,那里不能谈事,你为什么偏选这。”梦怡小声的问。
“因为......”飞羽拿出几根针来,就这样一拨,锁应声而开,“这里资料最全啊!”
“你是高手啊!”梦怡看到被打开的锁,目瞪口呆,而这时飞羽已经进去了。
“别发愣了,快进来啊!”飞羽走到电脑前,打开电脑,看到梦怡还站在门口发呆说。
梦怡这才还过神来,走了进去,轻轻地把门带上。
“你对这里很熟啊。”梦怡看到飞羽坐在电脑前问。
“一般。”飞羽说着,手飞快的在键盘上敲击着,屏亮耀得他的脸异常的严肃。“过来看。”
梦怡把脸凑了过去,飞羽读到:“......成立于1974年,实验楼在1994年竣工的......”
“相差二十年啊!”梦怡惊讶道,突然眼前一片黑,原来飞羽把电脑关掉了。
“喂,你干嘛,我还没有看完。”梦怡有些生气。
“我看完了就行了。”飞羽霸道地说。
“你这个人......”梦怡还没说完,就看到飞羽拿起一个花瓶举过头顶。“喂,你想干什么。”
“准备好了吗。”驴唇不对马嘴的回答。
“等等......”
这一声还是叫晚了,花瓶应声落地。接着飞羽捉起梦怡的手,向楼上跑去。随后传来了一阵乱了套的脚步声。
“你......你神经病啊!”梦怡被飞羽拉上楼顶,甩开了他的手,倚在墙上,上气不接下气的说。
“喂,你试过飞的感觉吗。”飞羽没有理会她。
“恩?!”
还是没有允许梦怡多想,飞羽拉起梦怡的手,两三步跑到楼的边缘,一只脚用力向外一蹬,另一只脚踏在空中,两人在月下划出一道完美的弧线。梦怡大脑一片空白,她只是在懊悔今晚居然陪一个神经病疯。空气飞快的从她的耳边擦过,突然间她感到双脚一阵木麻。当她再回过神来时,发现自己居然奇迹般地站在楼底。若不是飞羽站在她的身边,她甚至怀疑自己有没有上过楼顶。
“你等等,不对啊!”梦怡晃了晃脑袋,“我们明明是从三楼跳下来的,不可能......”
“因为有这个保护。”飞羽摊开手掌,一块水蓝色的东西在他手心。
“这个?似玉非玉,似水晶非水晶的。”梦怡研究着。
“它叫‘冰缘’,送给你了,一定要随身带着。”
“好啊,就作为今晚对我的补偿。”梦怡口是心非。
“回去吧。”飞羽说。
“嗯。”梦怡点点头,刚想走,突然又记起一件事来,“对了,云婷什么也不知道,希望你不要再让她对你有误会。”
“知道了。”梦怡根本没想到飞羽会顺着她,不觉吃了一惊,想这人也没有那么坏。
梦怡回到教室,发现云婷坐在自己的位上陶醉着,于是问道:“干什么了。”
谁知梦怡这一问,云婷的脸“唰”的红了起来,羞答答的说:“今晚飞羽约我看电影去了。”
“今晚,不可能。”梦怡斩钉截铁的说。
“喂,什么不可能啊,你对你的好朋友也太没有信心了。”云婷有些生气。
“不是......”梦怡本想告诉云婷,但事情没能明白之前,还是不要让她知道了。“我是太惊讶了。”
“自梦怡走后,从树中闪出一位打扮怪异的女生。
“你怎么来了?”飞羽并没有看她,问道。
“爷爷让我来帮你。”女生冷冷的回答。
“不用了。”飞羽丢下三个字转身要离开。
“这里的事,我听赵云婷说了。”那女生并没有理会她。
飞羽愤怒的回过头来,只见那女生用手在自己的脸上一模,被摸过的脸瞬间变成飞羽的样子。
“你知道,变成你的样子对我来说很简单。”
飞羽原本愤怒的表情消失了,“随你便。”飞羽丢下这句话消失在暗处。
第二天,梦怡值日,飞羽早早的来到教室。
“这么巧就你一个人。”飞羽走进教室看见只有梦怡一个人说。
梦怡看见他,一把捉住他的领口,把他按在墙上。
“说你昨晚干过什么。”梦怡满脸杀气。

共 1146 字 页 转到页 【编者按】青春的岁月加了离奇荒诞的情节设计,是小说的最大看点。当然,感情是必须会交织其中的。短、平、快的语言风格很适合现代阅读,但往往这样会有点深度不够的遗憾了。【责任编辑:寒鸦】宝宝正常大便
小孩发烧流鼻血
宝宝积食吃什么消化不良
如何预防脑中风的发生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