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冠

360下黑客的日子有点紧

2020-02-15 14:33:36来源:励志吧0次阅读

“360”下黑客的日子有点紧

已到惊蛰节气的北京,寒气已难敌春意上涨的势头。路上匆匆的行人,有些已经脱掉了厚厚的羽绒服,换上了五颜六色的春装。

对小唐(化名)的采访,约定在北三环安贞桥附近的一家咖啡馆。

你放心,我肯定准时赶到。小唐通过发过来这样的信息。从联系采访到答应与见面聊聊,小唐始终没有提供他的号码,这可能因为曾经以做黑产为生的经历,让他更加谨慎。

午后的阳光正好铺满了整张桌子。你到哪里了?我已经在咖啡店的4号桌等你。选择一个靠窗的座位坐下后,便拿起通过给小唐发了个信息。令没想到,他早已经到了咖啡店

,而是坐在最里面的角落等待。

干过我们这行的都知道,绝对不能迟到。如果不先人一步,就是对自己安全的不负。言语的老道,很难与他的外表联系在一起。二十出头的年龄、鸭舌帽、一身阿迪运动装、带着黑框眼镜、白皙的脸蛋上甚至还有些没有消退的稚嫩。

小唐从15岁那年就开始研究木马技术,并且因多次与同道在免杀论坛上分享免杀技术和视频,在圈内已经颇有名气。

被迫转行

你们圈子里的人对这个报道有啥反应?与小唐的谈话是从最近一直持续发酵的《每日经济》关于360黑匣子的报道开始的。

小唐抬头看了看,先是一笑。相当热闹,甚至有些让人拍手叫好。虽然已经不再从事黑产,但小唐一直在黑客技术聊天群里游荡,偶尔冒冒泡,发发言。

很多黑客和我一样,都非常仇恨360,巴不得它出点负面消息,早点倒闭,很多人在论坛上说经过360大楼每次都想把它给炸了。小唐说,360断了太多人财路,出事是在所难免的。2005年基本上没人装杀毒软件,虽然购的少,但游已经火了,我写一个简单盗号木马能用很久,另外还可以倒卖一些盗来的号,也是一笔收入。

那时候,小唐每个月的经济收入至少5万元。那时北京二环内的房子每平米也不过1万元左右,当时觉得赚钱太容易了,先拿着钱买了辆好车,就没有琢磨去买房的事。

谈起曾经的辉煌战绩,小唐难掩内心的喜悦之情。可正当他想继续大干一场的时候,络环境的整体形势已经容不得为所欲为。

尤其是360开始做反木马的功能后,游盗号成功率越来越低。那时圈里很多人转向做广告插件,改改浏览器首页什么的,后来360的主动(防御)杀得更猛,只要不在白名单,一动启动项就提示,免杀论坛上每天都在讨论怎么过360,能过360的木马价格越卖越高,从最早的几百元一套,到现在上千元包月。

但卖的价格高也没用,因为360杀得太快了。小唐说,有时候他熬了好几夜才能摸索出一种过360的方法,没用半天360就更新了,用不了了。所以能过360的木马都是包月每天更新。

对于近年来,360一直身陷各种纠纷之中,小唐觉得并不意外。

以前瑞星最有潜力成为中国的赛门铁克,现在不行了。金山也是靠腾讯撑腰还存活,圈里也没什么人关注。对我们这群人来说,骂360的人多,用360的比例也最高。什么杀毒软件查得严、杀得狠,我们这些人最清楚,过去国产的微点主动防御很厉害,但这两年不行了,比不上360。小唐说。

如今,小唐在国内一家互联技术公司从事技术研发工作,而他的这条路,也是很多黑客的选择,觉得现在的工作有点阳光的味道了。

独立调查人并非独立

直到现在,我还没看到真正的黑客高手站出来,从技术角度分析360的是非,大家都是在围观起哄吧。小唐对《每日经济》关于360黑匣子的报道中的独立调查人的身份存在疑问。

他是一个人,还是一个团队,看他的精力,不像是一个人。一时间,小唐也难以回答,但他坚信一点,这个独立调查人一定不是独立的身份。技术也很一般,他所谓的那些分析都很简单,理解不深,很多地方,圈里人一看就知道是正常的杀木马的功能,他给说成后门。他还经常闹一些笑话,比如用调试器手动绕过校验证明不安全。

说到这里,小唐轻蔑地笑了笑:如果可以手动调试,无论什么杀毒软件我都能搞掉。

小唐说,做技术的人一般心思比较深,无论是黑客,还是安全圈里的白帽子,越是牛人,比如绿盟、瀚海源等公司的人都不太擅言谈,很少说大话。

但文章中,独立调查人说他(死磕360)的动力是因为360是毒瘤,此瘤不除整个中国都永无安宁之日,这个未免太忽悠了。小唐有点愤愤不平。

忽悠。提到黑客老鹰,对于这位上流传的黑客教父,很意外,小唐表现有些不屑一顾。这人就是出道早,靠中美黑客大战等政治事件出名,实际根本不懂技术,算不上专家,更别提黑客大牛了。小唐说,从没看他在上发过技术相关的东西,看不出水平,只有忽悠。

如果他(独立调查员)是黑客,他会说因为360让我赚不到钱,所以我要挖360的黑幕,这个反而会让人相信。把基调定位在整个中国络安全上,就好像要解放全人类一样。小唐也与360有过节,但他说,看到360被折腾之后,还不至于幸灾乐祸。

点燃一支烟,小唐深吸了一口,沉默片刻。

你们都是做媒体的,难道没有发现那篇报道存在问题吗?没有等开口,小唐先发制人。

就是觉得存在问题,才邀请你们这些专业人士给予解释啊!回应道。

小唐给举了这样一个例子:比如我想做一个木马,肯定得有个载体,要不其他人不会去下载,比如用一个快播,把木马DLL和它组合在一起,这就组成一个完整的木马。这时如果运行播放器,木马也被运行起来了。这种木马技术叫做白加黑,这种技术两年前刚被开发出来的时候,论坛上纷纷叫好,只要DLL免杀得好,当时各种杀毒软件或者再厉害的主动(防御)都不杀。

但是360后来的主动(防御)加了程序运行监测的功能,对这种木马打击很大,后来其他杀毒软件也学会了,现在基本上只要是杀毒软件,肯定会监测程序运行,而这个方法已经没有之前那么灵光了。小唐认为,报道中质疑360检测程序的路径和运行参数,是没什么道理的。

当时,我想过很多方法去过掉360主动(防御),但因为它的主动(防御)规则一直在更新,我也只好不断去改、去试。小唐说,像这种技术,瑞星、卡巴斯基也都在用,并不是什么秘密。你翻翻各个杀毒软件的技术文档就都能看到,这只是基于行为判断的防护机制,更深的技术在主防规则的配置和云上的算法上,做了两年正规软件开发,对这些理解得也更多了。

起身握手道别的时候,小唐特意嘱咐不要公布他的真名和络ID,因为他担心会招来道上人制造的麻烦。

南京肛泰医院预约专家号
四会市人民医院
治疗癫痫病最好
太原治疗包皮包茎方法
南通治疗宫颈糜烂方法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