搏击

紫血圣皇 第一百三十七章,横跨脱胎

2019-10-12 18:05:51来源:励志吧0次阅读

紫血圣皇 第一百三十七章,横跨脱胎

然而,便在此刻,一旁未动的谢天问终于出手了,他的身形十分诡异,还未等闻雪愁稳住身形,便出现在了闻雪愁身后,

漆黑的刀身,透着一股神秘的力量,犹如一张漆黑的大嘴,张口就朝闻雪愁的头颅咬了下去,

这便是谢天问这一刀给人感觉,那刀不是刀,而是一个可以吞噬一切黑洞,这是吞噬大道,

闻雪愁的注意力一直在司徒宏身上,尽管他很清楚这个神秘的黑袍人很危险,但他毕竟只是淬骨境,

此刻巨峰凝聚的虚影依旧在他身周防护着,他相信即便这个神秘人有手段偷袭他,他也不会有伤,

只是,在谢天问那一刀落下时,闻雪愁的脸色彻底变了,黑色的刀落下的毫无生息,如同一张巨口,所过之处吞噬一切,那气血凝聚成的巨峰,居然被轻松的咬开了一个豁口,并且他感觉他的气血在消失,不断的被那刀吞噬,而谢天问的气息却不断的在变强,

不过吞噬了其中一角,就让谢天问直接突破了淬骨境初境,达到了淬骨中境,气息完全不一样了,

眼看着那一刀毫无阻碍的朝他的头颅劈來,闻雪愁蓄力,返身便想要一拳迎上去,但他看到的却是谢天问脸上阴鸷的笑容,

那一刹那,他竟然感觉到了死亡的危机,强行收回了这一拳,闪身便想要躲过这一刀,

可让人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,在谢天问的刀上,突然出现了一股霸道无比的刀意,仿佛是在告诉闻雪愁,老子要劈你,你怎么可以闪,

又或者说,老子要劈你,你绝对闪不了,就是这股霸道的刀意出现,让闻雪愁心神失守,尽管他迅速平复下來,可是刀却已经落了下來,

“噗哧”他强行扭动身子,避开了要害部位,可是刀落下,却斩在了他的右臂上,换血巅峰的肉身,居然完全阻挡不了这把黑刀的切割,那只右臂直接与闻雪愁分离,

剧痛传來,闻雪愁脸色苍白至极,可他毕竟是换血巅峰的强者,在这一刹那他想的不是逃,左手挥出一掌,带着巨峰的余威,朝谢天问的胸口拍了过去,

这一掌很快,快的让谢天问都反应不及,所以他干脆沒有闪,而是抽刀便斩向那即将落地的手臂,

“砰”这一掌结结实实的打在了谢天问的胸口,直接让谢天问吐出一口逆血,脸色苍白,紧跟着如同一颗陨石,飞出数百丈之外,重重的砸在地上,动弹不得,

但是,他的那一刀落在那只右手上时,却直接将那只手手臂给吸收了进去,一滴血都沒有留下,

闻雪愁脸色难看至极,他的右臂被砍了,刚才的那一掌本想要逼退谢天问,夺回自己的右臂,

换血境的强者之所以强大,那是因为血肉可以再生,断臂若是夺回,闻雪愁可以轻易接上去,虽然实力会下降,可总有一日会恢复,

可他沒想到,谢天问居然不闪他那一掌,反而是一刀砍向了落地的右手,这是他所想不到的,

“你够狠,”闻雪愁像是一头受了伤的古兽,阴冷的盯着远处动弹不得的谢天问,

谢天问确实够狠,换做一般的淬骨境强者,绝对不敢以肉身去接一名换血巅峰的一掌,但他却做了,而且还成功的断了闻雪愁一臂,

“可你即便再狠,还不一样得死,”闻雪愁冷冷道,所有人都能感受到他语气中的怨毒,不由生出毛骨悚然之感,

“他死不了,是你要死,”司徒宏的声音再次出现,衡水三式最后的一式已经凝聚成形,

气血汇聚成滔滔大河,大阵外观看的强者,不由产生了一种错觉,好像他们真的看到了那条闻名于世的大河,

“大河落日圆,”司徒宏抬手一拳,顺着滔滔大河,再次朝闻雪愁轰落,

滚滚的河水,比之前更加狂暴,隐隐间有落日之景显现,给人一种无比敬畏之感,即便闻雪愁面对这衡水三式中的最后一式拳法,也面色难看,

只是,在这一拳落下时,他同样沒有动,巨峰再次闪现,他封住了右臂伤口,并从中取出了一滴精血,默念道:“以血为引,血祭神峰,”

“嗡”的一声,闻雪愁周身的巨峰,仿佛成了真实,传來一股沉重的压迫感,即便在大阵外的众人,都感觉心底像是压着一块大石,双腿不由自主的开始打颤,身体的力气像被抽空了一样,要瘫软在地,

精血落在巨峰上,将巨峰染红,面对这衡水三式的最后一拳,闻雪愁以左手,推出了一掌,

这一掌以气血凝聚,身周的巨峰随着这一掌落了下去,大河落日之景直接被撕裂,只剩下狂暴的血气在大阵内对碰,

“轰”这一掌破开了拳头,落在了司徒宏身上,那血红色战甲直接开裂,整个人如同陨石坠落,重重的砸在了地上,爆发出一股恐怖的轰鸣声,大阵摇摇欲坠,

这震动,更是直接让锤石部落的强者吐出一口逆血,实力不济者直接昏死过去,

司徒宏动弹不得,他毕竟是刚刚进入换血巅峰,比起闻雪愁來说,差了太多,而且在换血境他沒有太多的战斗经验,此刻落败也在意料之中

,

闻雪愁却有太多的惊讶,因为他今天失去了一只手臂,差点被这两个后辈打残,这对于他这个换血境的老辈强者來说,是不能想象的,

此刻他同样也受了重伤,而且引用了精血,身体也十分虚弱,可再虚弱,他也是换血境,

“今日汝等,都要死,”闻雪愁扫了周遭一眼,走向了司徒宏,

他依旧认为司徒宏是他最大的威胁,毕竟他是换血巅峰的强者,而谢天问受了他那一掌,即便不死,也已经失去了战斗力,根本对他沒有任何威胁,

“小子,你要再看热闹,我就收了阵法,自己逃命去了,”司徒宏忍着剧痛,开口说道,

闻言,众人都是疑惑,难道还有强者隐藏不成,

便在此时,秦霖突然发现,在他身边的秦墨不见了,而在大阵内,此刻却出现了另外一道身影,

这是一个少年,脸上挂着淡淡的微笑,他的出现就和刚才在武殿里出现一样突兀,沒有人看到他是如何出现,就好像他应该出现在那里,

“少族长,”所有人都认出來了,他是锤石部落的少族长,他是秦墨,

“你终于忍不住进來了,”闻雪愁冷笑的盯着秦墨,而后讽刺道,“无可否认,你确实是一个奇才,可实力差距太大,即便我重伤,你又能奈我何,”

“实力差距太大,那我就让这实力差距缩小一些,”秦墨收起了脸上的笑容,很平静的说道,

“哈哈哈哈,滑天下之大稽,你以为突破是如此……”闻雪愁大笑,感觉眼前的秦墨实在是在做梦,

他话还未说完,便彻底哑然,他看到秦墨手中突然出现了一把刀,这把刀比不上谢天问的那把刀,可却给他一种比谢天问还要危险的感觉,那股霸道的刀意重现,只是比起谢天问那霸道的刀意更浓厚,

司徒宏睁大了眼睛,谢天问也睁大了眼睛,他们早就计算好了这一切,重伤闻雪愁,而后秦墨來解决一切,

在此之前,秦墨从未告诉他们会用什么手段來解决闻雪愁,但此刻他们感受到了,这是刀,这是刀中传來的刀意,比起秦墨在衡水玄关中砍尸族时的刀意更恐怖,这绝不是天绝刀,

“原來,你得到的是人王刀法,”闻雪愁很快便明白了过來,这是人王刀法,或者说是人王刀意,

“人王刀法,”在场的人都是悚然,即便是谢天问和司徒宏亦是如此,人王级别的战法,这是所有部落都梦寐以求的,

或者真的只是梦寐以求而已,在现实中根本不敢奢求,然而眼前的少年,却身具一部人王刀法,

“原來,他夺的是一门人王刀法的造化,难怪闻雪愁要追着杀他,”司徒宏终于明白了,

“果然是人王刀法,”谢天问脸上很是古怪,他曾经也想过秦墨那部完整的刀法可能是人王刀法,却不敢确认,但此刻确认之后,却还是如此震惊,

“即便人王刀法又能如何,以你现在的境界,能够发挥出万分之一的威力就很不错了,对我根本造成不了任何伤害,”闻雪愁很自信,即便秦墨一刀劈下來又能如何,

秦墨沒有说话,他依旧在感受那份刀意,以他领悟的众生意感受那股刀意,他突然感觉手中的刀十分沉重,

他的表情很严肃,这是真的严肃,沒有丝毫玩笑之意,因为这一刀他一定要劈死闻雪愁,不,应该说是必须劈死闻雪愁,所以他感觉到手中这把刀的沉重,

此刻他的刀,承载的不仅仅是锤石部落,承载的也是衡水部落,承载的是司徒宏,是谢天问,是所有人的命,

秦墨抬起了刀,然后他身上的气势开始暴涨,不,应该说是他的实力开始暴涨,就这样突兀,毫无征兆,

闻雪愁几乎目瞪口呆,灌顶一重境,灌顶二重境,灌顶三重境……

直到灌顶九重境,这才稍稍平缓了一下,可是此刻所有人看秦墨,都像是看怪物一样,灌顶九重境,

这世上,谁能承载九次灌顶,而眼前就有这么一位,

“绝世天才,”闻雪愁头皮发麻,他感觉自己当初的选择似乎错了,可他很快便否定了心底悔意,冷声道,“哪怕你能灌顶九次,哪怕你是绝世天才又如何,你依旧杀不了……”

他话还未说完,秦墨踏入了脱胎初境,而且实力还在增长……

徐州治疗盆腔炎医院
抚州治疗盆腔炎费用
江西什么医院治疗白癜风
徐州治疗输卵管堵塞方法
抚州治疗盆腔炎医院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