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球

万龙神尊 第五百四十章 机缘

2019-09-12 12:34:02来源:励志吧0次阅读

万龙神尊 第五百四十章 机缘

而这个时候,华烈也再次走上前,和众人畅饮了起来。

众人纷纷出言谈笑,场景好不热闹。

“温清夜,大荒古碑一别,匆匆数月,别来无恙否?”

苏青云走到了温清夜的身边,眼睛看了一眼旁边的燕初雪,莫晴,郁宝宝三女,笑着说道。

温清夜扫了一眼苏青云还有旁边的苏定,此刻的苏青云的修为已经到了破灭境三重天,而他身后的苏定修为则是到了破灭境四重天。

还记得那时温清夜才阴阳境七重天,苏青云就已然是九重天了,此刻温清夜已经突破到了破灭境七重天,苏青云则是突破到了破灭境三重天。

其中可见,温清夜这段时间的修为是如何的突飞猛进,一日千里。

可以说,温清夜已经在相同骨龄段的人,已经脱颖而出了。

温清夜笑着向两人点了点头:“多日不见,二位的修为当真是进步如飞啊,可喜可贺”

苏青云眼睛微微一眯,灼灼的看着温清夜,“前些日子,我可是听闻,你击败了三界门首席大弟子蔡天元,蔡天元的修为可是破灭境九重天吧”

苏定也是一眨不眨的看着温清夜,似乎想要从温清夜的面部表情中看出什么,但是他却失望了。

只见温清夜淡淡一笑:“侥幸获胜而已”

苏青云点了点头,她也算了解了一点温清夜的性子,然后低声笑着说道:“若是有时间我们倒是可以多多合作一翻,比如说我们大道府出天材地宝,你来炼制丹药,事成之后我们再分”

温清夜一听,心中一动,点了点头道:“好,只要你们给我天材地宝,我一定会包你们满意的”

如果按照这样一来,温清夜只是随手炼制一些丹药,但是不止可以得到其中的分成,还能和大道府捆绑在一起,这其中的好处也是不可估量的。

苏青云,苏定两人随后满意的点了点头,然后离去了。

一旁的玉女门的苏紫欣看到大道府的人走了,心中一热,正准备走上来的时候,发现一个青年和一个邋遢老头竟然又上去和温清夜攀谈,不禁翻了翻白眼,心中只能作罢了。

“温兄!还记得在下吧”君不悟双手抱拳,对着温清夜点了点头。

温清夜看到君不悟那特殊的帽子,打扮,怎么会想不起此人是谁呢?但是旁边的哪一个老头,却更让他感觉心中一惊,此人的修为好恐怖,守静,孟一羽,金老三估计都不是此人的对手,这个老者不简单啊。

“原来是君兄,当日在琉璃古国你如此鼎力相助,我怎么会忘记呢”

君不悟刚要继续客套,旁边的邋遢老头不耐烦的说道:“好了,好了,君不悟你小子少说废话了,温清夜,给你一个机缘,你要不要”

温清夜反问道:“机缘?什么机缘?”

邋遢老头摆弄着指甲,缓缓说道:“护棺门你听说过吧,近来据说那仙棺好像发生了暴动,里面气息紊乱,这种情况时常都有,但是这次比较严重,他们已经请了宝灵寺的弟子,还有无为道派的弟子前去镇压,而这次仙棺暴动,引发了一场极为浩大的沙暴”

“沙暴?”温清夜眉头一凝。

君不悟再旁点头说道:“没错,沙暴之中定会出现煞地,煞地之中可能会出现,凝脉花,更会有无数的死者身躯再次浮现,他们的身躯之上有着大量的须弥芥戒指,这些人生前没有一个弱者,其中的须弥芥更是有着他们珍藏一生的宝物,这代表着庞大的修炼资源”

凝脉花,乃是一种五行属性齐聚的宝物,正是温清夜修炼五行锻体术再次进展的宝物,同样也是一种可以修复经脉的宝物,虽然不一定能完全修复好温清夜的经脉,但是绝对可以暂缓他经脉的断裂。

君不悟干笑了两声,缓缓说道:“但是这沙暴之中极其的危险,不是一般的亡命之徒不愿意进去的....”

温清夜的眼睛微微一眯,这沙暴之中一定极其的危险,他怎么会不知道?

温清夜看着面前的邋遢老者,问道:“不知道,这位前辈把这个消息告诉我是?”

邋遢老者沉吟了一下,然后认真的看着温清夜说道:“我可以给你最准确的漠北地图,帮助你进入煞地之中,也可以护你一路安全,但是我希望你可以从煞地中将一副躯体给我送出来”

温清夜听到了邋遢老者的话,心中开始急速的思考,煞地之中一定有着大量的煞气的,若是自己先从那大燕王朝哪里得到麒麟火的话,那么煞地根本就不是问题,自己到时候不止可以得到那凝脉花,想来无数武者的须弥芥也是唾手可得的

这个时候,邋遢老者一脸期待的看着温清夜,虽然此次极其的危险,一般人不会愿意去,但是他们二人认为:这对温清夜来说这何尝不是一种机遇呢?只要温清夜的经脉断裂治疗好了,他的前途自然会发生天翻地覆的改变的。

“好,我答应了”温清夜笑着点了点头。

邋遢老者听到温清夜的话神情一松,然后拍着温清夜的肩膀,大喜道:“好小子,够果断,若是成功了我呈你一份情,你就等着我的消息吧,我们选取一个最佳的时机就行了”

君不悟也笑着说道:“我说了吧,温兄自然不会放过如此机缘的”

这一老一少得到了温清夜答复,施施然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之上。

郁宝宝担忧的说道:“这煞地好像很危险,温大哥,你真的去啊?”

“嗯,向来都是危机与机缘并存的”温清夜点了点头。

燕初雪看着温清夜那平静的侧脸,那双眼睛下,她知道他的心中一定也有着诸多的苦楚,只是他从不愿意诉说。

内敛大气,从容淡定,好像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,但是却没有那种可怕的感觉,如海洋一般的宽广,一般的沉稳,一般的温柔,这便是温清夜给她的感觉。

燕初雪不禁心中暗道:“我不求别的,只求你有什么可以都和我说就好了”

“诸位请安静一下!”

就在这个时候,古亦风缓缓的站起身。

小儿不吃饭怎么办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