冰雪

谁为韩素音做中文翻译

2019-10-13 01:54:25来源:励志吧0次阅读

谁为韩素音做中文翻译?

现代新客

札记

章星虹/文·图

自小在北平长大的韩素音,虽能“说一口漂亮的京片子”,可因她自小上的是教会学校,受法语和英语教育,她的中文书写水平实则不足以进行文学创作。纵观韩素音一生的创作,她主要以英文写作,小部分作品是法文,却没有一部是以中文书写的。

韩素音之所以被视为“华文作家”,其实要归功于前台的一个人和背后的一组人,是他们无心插柳地把韩素音“引入”马华文坛。

1953年3月28日,位于史丹福路的英国文化协会举办了一场演讲,演讲人是来到新马刚满一年的女作家韩素音(又名唐光瑚、汉素音)。

两天后,《南洋商报》报道了这场讲座,题为《中国文化对马来亚文化发展之贡献——华人女作家唐光瑚女士演讲》。

演讲中,韩素音谈到自己对“文化”的理解:

“什么是文化?……文化是自然演进的。它的成长历程是自然的,它是不能为政治或利害所左右的。如果有人以为消除某一民族的文化来建立自己的文化,那是极大的错误。”

韩素音这天是用英语演讲,英文报章没有报道。这里读到的,是华文报译写的华文版本。

近年在查找本地中英报章资料时,常在《南洋商报》、《星洲》等华文报章上见到大量从英文到华文的译写报道,其中不少甚至是全文翻译。

每读到这类报道,一个念头就会冒出来:

在新加坡以英文为主的大背景下,华文报跑前线做采访的们,比起本地英文报、中港台华文报的同行来说,他们做的工作恐怕是双倍的吧?

远的不说,年代韩素音小说演讲的中译版本,就是一个有趣的例子。

一个人和一组亾

直至今天,不少人仍以为韩素音能用中文写作。本地华文文坛一直认同韩素音为“华文作家”。在马华文学史(1965年以前)和新华文学史(1965年以后)的研究文献中,均可找到“汉素音”或“韩素音”的条目;本地出版的南来华文作家研究书籍中,韩素音也榜上有名。

这其实是个美丽的误会。事实上,韩素音从未以中文创作。自小在北平长大的韩素音,虽能“说一口漂亮的京片子”,可因她自小上的是教会学校,受法语和英语教育,她的中文书写水平实则不足以进行文学创作。这一点,她自己也曾提起过。纵观韩素音一生的创作,她主要以英文写作,小部分作品是法文,却没有一部是以中文书写的。

韩素音之所以被视为“华文作家”,其实要归功于前台的一个人和背后的一组人,是他们无心插柳地把韩素音“引入”马华文坛。

前台的一个人,很多人都知道,指的是本地报人李星可。

1956年,一个“把韩素音小说译成华文”的消息,一下子把李星可推到前台。当时由何永佶医生(Dr Ho Yung Chi)担任会长的新加坡笔会,还“特别在他们已甚有限的基金中拨了一笔特别奖金”,以鼓励李星可早些动笔翻译。年,韩素音小说中译本《餐风饮露》和《青山不老》陆续出版了,本地华语社群才首次完整地阅读韩素音的文学作品,了解到作家对“紧急状态”时期马来亚华人艰辛处境的同情之心。而李氏的文学翻译,用词贴切而优美,表意准确且地道,让人们读之有如阅读一部以华文写就的作品,没有丝毫语言障碍。

背后的一组人则是默默无声地,人们就未必留意到——他们是当年华文报章跑采访的。

此处不妨略举数例:

●1954年2月15日,新加坡职工会聚餐会。韩素音受邀做英文演讲“The Chinese:Are They A Menace to South-East Asia?”;第二天,《星洲》刊出演讲的华文版本,题为《华人会威胁东南亚吗?》;

微信怎么有小程序
微店电脑版
微信设计小程序
分享到: